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话:13817201777

首页 > 财产分割 > 未尽扶养义务的妻子上诉争遗产,判决结果令人舒适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昔日对年迈的婆婆和重病的丈夫未尽扶养义务,甚至因漠不关心不知道丈夫离世,在丈夫过世后还起诉离婚,如今却想参与遗产分割。近日,法院判决了这样一起继承权纠纷案,判决结果令人极度舒适。
  刘大爷和老伴王老太过世后,在农村留下一套房屋,一直由孙子刘X刚(化名)管理。2015年房子被收购后,刘X刚在收购款基础上又买了一套新房,登记在自己名下。
  近期,王老太的儿媳张某将刘X刚起诉到法院,要求确认张某对该套新房享有20%的继承份额。
  法院审理后发现,王老太的儿子刘X林(化名)与原告张某上世纪80年代结婚,刘X林此前还有一段婚姻,与前妻曾生育一子即本案被告刘X刚。2011年,刘X林去世。而王老太另外还有三个女儿——刘X花、刘X翠、刘X美,法院依法追加这三人作为共同原告,参加此次继承纠纷诉讼。
  张某认为,丈夫刘X林对这套本来属于王老太两老的房屋是享有继承权的,刘X林可继承的遗产份额,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刘X林去世后,属于刘X林部分的遗产,她也应该有继承权。
  庭审中,王老太的小女儿即原告刘X美,控诉张某及刘X林既不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也不抚养儿子刘X刚。原告刘X花和刘X翠陈述,老人的赡养主要依靠妹妹刘X美,她们两个姐姐参与不多,刘X林和张某更是没有赡养过老人。
  被告刘X刚则表示,父亲刘X林去世前瘫痪住院,继母张某照顾了三天,给了3000余元医药费,之后就出去打工了。他说,父亲住院费用大部分由他负担,出院后也是由他负责照顾直至去世。在刘X林去世一个月后,对丈夫病情发展毫不知情的张某起诉要求离婚,得知丈夫去世才申请撤诉。刘X刚认为,张某没有继承遗产的资格,且本案已过诉讼时效。
  庭审中,原告刘X花、刘X翠、刘X美一致表示,如三原告有继承权,愿意将继承份额全部赠与被告刘X刚。
  法院查明,原告张某和丈夫刘X林长期外出,刘X林还曾打伤王老太,夫妻俩与王老太关系淡漠,交往不多,没有证据证明曾尽到了赡养义务。王老太生前与小女儿刘X美共同生活,由刘X美照顾十余年,去世后的丧葬事宜也由刘X美负责办理,张某作为媳妇甚至未参加王老太的葬礼。
  法院审理认为,涉案老屋是王老太和刘大爷共有的老房子,刘大爷过世后,属于刘大爷的50%份额由王老太和四个子女法定继承,即王老太享有60%份额,四个子女各享有10%。其中刘X林的10%份额系在其与原告张某婚前继承,属于婚前财产。
  原告张某和其丈夫未对王老太尽到赡养义务,大女儿刘X花、二女儿刘X翠自认未参与对母亲的赡养,故王老太对老房子享有的60%份额,应全部由承担了赡养义务的小女儿刘X美继承。
  关于刘X林10%的继承份额,在刘X林去世后应按法定继承在刘X刚和张某之间进行分割。张某在刘X林住院后期及出院后未进行照顾,甚至在刘X林去世后还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显然对丈夫病后的情况漠不关心。结合被告刘X刚支付大部分住院费、对刘X林履行赡养义务、办理丧葬事宜等事实,法院认定被告应多分刘X林的遗产,由原告张某继承3%的份额,被告刘X刚继承7%的份额。
  由于除张某外其他各原告均明确继承份额赠与被告,故原告张某继承份额3%,被告刘X刚继承份额97%。
  但最后的结果是,张某的继承份额是“零”。原来,审理中,原告承认其在五年前已知道房屋被收购事宜,因其他原因未起诉。本案应适用三年诉讼时效期间,法院按照有利于原告张某的原则从最后一次开庭时间2021年5月进行推算,确认其至少在2016年5月就已知晓上述事实,知道自己的继承权益被侵害,原告于2021年3月向法院起诉,已过诉讼时效,原告也未举证证明存在诉讼时效中止或中断的情形。综上,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张某的诉讼请求。
  该案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未提起上诉。
  根据民法典规定,若想要在遗产继承这场“KPI”考试中胜出,必须持有足够份额的“爱心指数”,对亲人付出的关爱越多,法律能够保护的份额就越大。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更新时间:2021-07-28 12:46:25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