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话:13817201777

首页 > 离婚知识 > 婚内双方签定父母赡养协议,离婚后女方父母要求男方支付所欠的赡养费,法院会支持吗?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裁判要旨
夫妻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签订的,有关向其中一方老人支付赡养费的合同,系单方自愿承担的协助赡养义务。婚姻关系解除后,一方父母无权以合同相关条款为依据主张一方给付赡养费。
案情简介
佟某与孙某原是夫妻,2019年双方经法院判决离婚。现孙某的父母老孙夫妇向法院起诉要求前女婿佟某向其二人支付离婚后佟某所欠赡养费合计14万余元,理由是孙某与佟某于2015年11月18日签订了一份《证明》,该《证明》第二条约定“男方同意每月负担老孙夫妇3000元的赡养费”,故根据该协议约定,佟某每月应向老孙夫妇支付3000元的赡养费。
佟某则称上述证明是在其与孙某发生争执后在孙某要求下签订,目的是为了维系夫妻家庭生活,该条款系赠与性质,现因孙某婚内过错导致离婚,故已丧失支付赡养费之基础,其有权随时拒绝支付。
审理过程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佟某不负有向老孙夫妇支付赡养费的义务,遂判决驳回老孙夫妇的诉讼请求。
老孙夫妇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一中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佟某向老孙夫妇支付赡养费14万余元。
北京一中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佟某是否需承担给付老孙夫妇赡养费的义务。孙某作为老孙夫妇的成年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佟某与孙某结婚后,与老孙夫妇形成姻亲关系,应协助孙某履行赡养义务,佟某在与孙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在孙某父母缺乏劳动能力或者生活困难的情况下,可以夫妻共同财产支付其父母赡养费。
佟某与孙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签订《证明》,该证明具有财产约定的性质,且已经人民法院认定有效,故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时可以此为依据。双方虽在《证明》中约定“男方同意每月负担老孙夫妇3000元的赡养费”,但该约定是夫妻间对财产事项的约定,仅涉及孙某、佟某之间权利义务关系,仅对孙某和佟某具有法律约束力,不必然在佟某与老孙夫妇之间产生合同约束力。现老孙夫妇在其女孙某与佟某离婚后,以该《证明》为依据,主张佟某应按约定向其支付佟某与孙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支付的赡养费,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北京一中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评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成年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的,缺乏劳动能力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赡养人是指老年人的子女以及其他依法负有赡养义务的人。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知,对老年人负有赡养义务的应为其成年子女,这里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形成抚养关系的继子女。法律虽未规定儿媳对公婆、女婿对岳父母负有赡养义务,但作为儿媳、女婿有协助配偶履行赡养的义务。
本案中,佟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本没有向老孙夫妇支付赡养费的法定义务,虽其与孙某签订协议约定每月向老孙夫妇支付赡养费,但该约定系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协助孙某自愿承担的赡养义务,且该约定仅对佟某和孙某产生约束力。佟某、孙某离婚后,佟某没有向老孙支付赡养费的法定义务,老孙夫妇基于佟某与孙某签订的协议要求前女婿佟某向其二人继续支付赡养费,没有法律依据。
需要指出的是,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家庭成员间友善、和睦、包容,社会才能和谐发展。尊老爱幼,社会和谐,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体现。虽儿媳、女婿并非法定赡养人,但是法律对于儿媳、女婿的赡养行为是鼓励和提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九条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所以即便法律未明确规定儿媳、女婿为法定赡养人,儿媳、女婿亦应该积极协助配偶履行对公婆、岳父母的赡养义务,促进家庭和谐。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更新时间:2021-09-10 02:07:48
拨打电话